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疗器械 > 正文
国际医疗器械巨头公司在巴西价格操纵案
浏览123+

“洗车案” Lava-Jato, 在巴西乃至南美政坛引起轩然大波,据报道,光牵扯进来的南美洲的总统前总统就有20个,巴西总统Lula入狱, 秘鲁总统Toledo逃亡。德国裔建筑公司Odebrecht作为Lava Jato案的最主要行贿公司,更是一落千丈,很多中资建筑公司也乘此空隙大量进入巴西和南美市场。

医疗领域,国际巨头Fellips等等也牵扯其中,前CEO Daurio Speranzini Jr前两天被抓。 我来介绍这件事的脉络。

2016年12月,前里约州的州长Sérgio Cabral Filho因为Lava Jato案被抓,据说Odebrecht建筑公司每个在里约州的项目,他都有5%的提成。 经调查发现Cabral的腐败几乎涉及他能插手的所有领域,继而又牵扯一系列的贪腐案,其中就有其卫生厅厅长 Sérgio Côrtes,他的案件单独被称为 曝光发票行动operação Fatura Exposta,始于2017年4月11日。

曝光发票调查中, 前厅长又招供1996年开始,州政府医疗器械招标存在舞弊行为,衍生出回声行动Operação Ressonância。

即,从1996年到2010年间,在Daurio Speranzini Jr开始担任巴西飞利浦医疗Philips Medical的CEO,他 向州政府下属的国家创伤研究所提供植入物类产品,勾结几个公司抬高价格, 同时被捕的还有销售经理Frederik Knudsen。

2010年飞利浦医疗Philips Medical的内部调查后,Daurio Speranzini Jr被解职。 后期应聘到GE,一开始负责GE医疗板块,后升值几次后成为GE拉美区CEO。

同时被调查的还有 强生 Johnson & Johnson, 也是价格垄断操纵案的重要公司。内政部曾经提交申请要求搜查强生巴西 公司,但是没有获得法官批准。

同时被调查的还有Philips的巴西分公司 Dixtal Biomédica,前总经理也是合伙人Dixtal Albert Holzhacker也一起被捕。

里约一医疗器械经销公司 的Miguel Iskin 是此次舞弊案的主要操作人,之前他已经被捕。

在所有政府招标中,Iskin抽取13%的提成,如果是外国公司,他甚至可以抽取40%的佣金。 据Philips公司员工称,Philips知晓舞弊情况,但没有表示反对。

Miguel Iskin, 人称警长 Xerife, 在里约和巴西利亚的政治圈都有巨大影响力,在医疗器械领域经营30多年。在创伤研究所的招标中,他和官员一起设立一些有利于自己的条款,还暗示医生给病人安装不必要的人工关节等。

据内情人称,国际医疗公司都明白, Miguel Iskin是他们销售业绩的保证,是他们进入巴西政府采购的引路人。 国际医疗公司不会直接跟政府或者附属医疗机构接触,也不直接付回扣,回扣都是Miguel Iskin操作的。

在审判中,卫生厅厅长Côrtes称, Miguel Iskin了解政府部门的所有采购,在采购招标出来前,Miguel Iskin就会去医疗器械公司会谈,获得价格,达成销售协议。

Miguel Iskin辩称,他所有的价格,都是谈出来的,招标的价格都是市场价,没有过高,也否认给任何公务员行贿。

Philips表示随时澄清警方的各种疑问。强生表示他们一直严格遵照法律的要求,并与警方合作调查。 Miguel Iskin17年4月被捕,12月保外就医。 18年7月,他和GE的CEODaurio Speranzini Jr以及其他10个人一起被捕接受调查,同时还有12亿的资产被冻结。

 

根据一份内政部提供的三百多页的调查,参与弊案的公司被分为几类,“橙色公司 empresa Laranja”,实际招标的产品并不在他们业务范围, 他们参与投标,按照Iskin给的价格提供假的投标,实际并不会中标。“二级公司 empresa secundaria” 招标产品在他们公司业务范围内, 按照Iskin的指示提供价格,Iskin会偶尔分一部分给他们。Fonercedor 供货商,包括了国际公司Drager, Miroport, Stryker, J&J, Baumer, Gettinge等等。


欢迎转载,务请注明来源,不注明来源的拒绝转载